记一个脑洞。

“弃子与棋子,你选哪个?”

“弃子与棋子,我两个都是。“

高三没什么时间写东西,但这一份脑洞我安太预定。…等我有时间扩展灵感的时候考虑一下吧
占标签歉,我永远喜欢安吾太宰治;;

2018-12-09 /
标签: 安太
 

夏、消息不明

*Cp:安迷修(凹凸世界)x爱丽丝(文豪野犬)。
*bgm:夏、消息不明。-amazarashi.
*给友人的生日贺文。

——夏季,杳无音讯。

身前穿着艳红色洋装的少女停下步伐转过身来,她抬起漂亮的下颚轻唤他的名字示意他蹲下,尔后三步并作两步跃入他的怀中;她那两只白皙的手臂搂住他的脖颈,金色卷发蹭上他的面颊。

她说,安迷修。

“带我走吧。”

他睁开了双眼。

周遭静谧十分,酸痛与麻木感从背脊处弥散开来,安迷修头脑昏昏沉沉,好似宿醉初醒的旅者。

一不留神睡着了啊。他皱眉于心中默念,一面小幅度活动筋骨,余光扫过身侧的床铺却发现空无一人,他瞳孔骤缩,剧烈的痛感刺入胸口翻涌而上直直逼入嗓子眼。安迷修撑起身体...

 

一直都很喜欢。

 

帮友人发的@一莲托生。 
小姐希望能k到一位绑定画手。

-.

一个蓄谋很久的跨剧组拉郎,(凹凸世界)安迷修x(文豪野犬)爱丽丝。

*故事背景设定是末世,人类和人工智能发生过一场战争,后者取胜统治了世界,幸存下来的人类则聚集在一起。设定安迷修是从小和师父一起生活的人类,爱丽丝是人造人。
*私设很多,人物ooc有,如有不适请勿观看。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

安迷修仍旧记得师父临死的前两日。

那时候他已年逾百岁,躺在床榻上宛如干枯的老木,思绪已经完全絮乱,当年的辉煌形象早已不复存在。那具身躯弯曲得像一张弓,终日滴水粒米不进。尽管如此他仍旧不忘记对安迷修进行最后的教诲,对骑士道的虔诚在他本人顽强的...

 

偶遇

*Cp:濠镜x你

*别人点的梗.

虽然我并不太厨小澳但我还是写一下练一下手.
点文的姑娘是澳厨于是写的少女向,自行感受.

#

“我很抱歉。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本是有些杂事来到这所医院,却丢了自己的路。我一边暗骂着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粗心,一边急匆匆地无厘头地寻找着原路,匆忙中我眼前一黑。看来是撞到人了!我急急忙忙退回来想要说声抱歉,却被抢先的温和声线弄的措手不及。

“啊......我......”我昂起头不知所措的想要解释,看到眼前人的面容后倒是愣了起来。

眼前身着白衣的男人正温文尔雅地笑着,仿佛对自己撞到他的粗鲁行为不为所感。因为自己长时间的凝视,他白净的面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那抹干净...

 

西北风.续

弗朗西斯恶狠狠地大口喘气,污血顺着他的指尖滑落。

这幅狼狈样不怪他,他们刚刚从乌托邦边界保卫者的手里死里逃生。他的白色t恤从领口处被撕裂开来,小半块已经不知去向,露出胸前的部分胸肌。但他似乎没打算靠在墙壁上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忿忿地抓过伊万的衣领并将他硬生生扯到自己面前,此刻他们的距离近到能触摸到对方的呼吸。

“伊万,听着,伊万......”他额前的发丝被汗液黏在了眼旁,但他无心去打理这一切,他的眼底蓄满了伊万所读不出的复杂感情,弗朗西斯顿了顿,注视着伊万紫罗兰色的眼眸压低声音说道,“是他们杀害了我的父母,即使这些破事早已过了几十年,但我他妈记得清楚的很。”

——抱歉,我无法说服自己去尝试着接受这一切...

 

推荐歌曲.小语种

Du swipa höger
日耳曼语系,没记错的话是瑞典的.

听着好甜!
甜到心里去了,就特别想写点什么.
盼着童话向的文很久了.

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哥哥美美的情话…
说起来很久都没有上法皮了..

不过我一个索瓦哪里来的什么情话这种杂七杂八的shaianhsiwkajshajakbshx.冷漠.

 

西北风.

「弗朗西斯•波若弗瓦。」

他们说的没错,自己钟爱的情人或许会在某天站在自己的对立面,长剑直指心脏。

尽管曾经的自己把它当作笑话扔到了脑后,毕竟曾经那吸引是真切的,触碰到他时的幸福感也是真切的,柔和的目光中两人抑制不住的笑也是真切的———但如今面前的爱人眼眸里的杀意,也是血淋淋的事实。

「我以多次扰乱组织治理行动为罪名,判决你死刑。」

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坚定,没有任何迟疑甚至是甚微的怜悯,有的只是嵌入骨髓的恨意,饱胀着恶狠狠的涌出来,勒紧弗朗的身体。

那压迫感掐住弗朗西斯的心脏,他从未觉得如此压抑过,无论是幼年时亲眼目睹父母被人所杀还是此后自己唯一与亲人的合照被同龄人踩烂在眼前被烧毁。

--谁都好,是谁都好...

© -|Powered by LOFTER